“我給大兒子取名‘海防’,就是希望國家海防建設強大起來。”——楊克·97歲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楊克和他的女兒。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楊克的兒子楊海防向記者介紹楊克的事跡。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楊克和愛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接受采訪時,愛人一直陪著他。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楊克和家人的合影(翻拍資料)。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

←→左右滑動查看圖集↑↓下滑觀看視頻

楊克接受采訪,他的眼神堅毅有神。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

百歲紅軍的囑托丨楊克:心系海防建設 給兒取名海防

來源: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孫智英 作者:楊帆 伍行健 2019-10-23 09:30

“我給大兒子取名‘海防’,就是希望國家海防建設強大起來。孩子們無論學習還是工作,都要盡到最大努力,不要求作出特別大的成績,但一定要愛國、敬業,堅決不允許做出對國家不忠、對黨不忠的事情。”——楊克·97歲

【人物簡介】楊克,1923年生,陜西子長人,曾名清亮。1935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6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轉入中國共產黨。1935年畢業于中央看護學校,1958年畢業于后勤學校。參加過淮海戰役、孟良崮戰役、開封戰役、濟南戰役等多個戰役。曾任中央機關附屬醫院看護、看護班長;新四軍十旅門診所醫生、所長,華中淮陽休養所所長;蘇北沐陽縣獨立團醫務所所長;華東野戰軍第七野戰醫院隊隊長;1952年參加抗美援朝后任中國人民志愿軍炮兵三師后勤處副主任;山西省軍區后勤部部長,山西省軍區司令部副參謀長、軍區副軍級顧問。獲八一獎章、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1988年獲二級紅星功勛榮譽章。1983年12月離職休養。現居山西太原。

?

采訪當天上午9點,記者在太原某干休所見到了97歲的楊克老人,那時的他還在床上休息,雖然已經醒了,但是97歲的高齡把他“按”在了床上無法掙脫,哪怕只是坐著超過半個小時也不行。

大概兩年前,楊克的耳朵開始聽不清,跟他說話要湊在耳邊很大聲地喊。他自己無法支撐著獨立行走,才發生的事情很快就會不記得。后來情況越來越嚴重,雖然能自主進食,但說話變得含混不清,雙側肢體也只能稍微活動。不過盡管這樣,老人仍然堅持自己上廁所,不愿意給別人增添麻煩。

參加過紅軍長征的楊克還參加過淮海戰役、孟良崮戰役、開封戰役、濟南戰役等多個戰役。榮獲八一獎章,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1988年獲二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由于楊克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不能過多說話,記者無法聽他親口說出更多的戰斗故事,只能通過他兒子的口述找回些許老人過去的事跡,這不能不說是一個莫大的遺憾。

100歲也要做個普通人

97歲的楊克雖然平日很少出門,但從來沒有與社會脫節。早上6點半要聽廣播,7點要收看早間新聞,他在時刻關注著黨和國家的事情。只要有重大事件發生,即使不吃飯不睡覺,他也要先把事情搞清楚。

嚴于律己的同時,楊克對子女的品行要求亦十分嚴格,要求他們無論學習還是工作,都要盡到最大努力,不要求作出特別大的成績,但一定要愛國、敬業,堅決不允許做出對國家不忠、對黨不忠的事情。

“我的幾個弟弟妹妹在工作學習方面也都比較踏實努力,領導也比較認可,經常被人夸是老革命軍人的好后代,總算是沒有丟父親的臉。”楊海防說,作為老紅軍的后代,我們時時感恩父輩流血犧牲換來和平安寧的好生活,也深知有責任把好的家風世代傳承下去,以身作則地引導后代將這一優良傳統繼續發揚光大,成長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合格建設者,過上更加幸福的好日子。

70歲的辦學人

1983年12月,楊克從單位退休。楊克早年參加長征的經歷讓他始終保持著勤儉節約的作風。

“我父親離休后,黨照顧老干部,給予了諸多優厚的待遇。但多年來,父親時刻保持節儉的優良傳統不動搖,從來不講究穿戴,在飲食上更是堅決不允許有浪費現象。”以前,家里子女都不理解,甚至覺得他“摳”,直到楊克做了一件事,孩子們才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并從心底感到欽佩。

受時代影響,楊克沒有機會接受更好的教育,但他并未放棄,總是抓住一切機會進行學習,1995年底,懷著對革命老區人民的深厚感情,他擔起了軍隊支援老區工作委員會主任的擔子。

楊克等8名老紅軍回到山西武鄉、左權、河曲等太行山革命老區,當看到戰爭年代為解放事業做出諸多貢獻的老區人民的孩子們仍在破舊的危房校舍里上課時,這些鐵骨錚錚的老紅軍落淚了。“我們進入了好時代,不能虧了孩子們的教育。”這是楊克曾說過的話。

為了能讓老區孩子遷離破舊的校舍,楊克等8名老紅軍經過五年的奔走,從南到北,行程萬余公里,終于籌集到110萬元,在革命老區武鄉、左權、河曲縣建起4所希望學校,解決了當地500余名兒童的上學校舍問題。

“父親他們當時籌集資金很艱難,跑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人,撰寫了20多萬字的調查報告,為籌到一筆款,往往一天要跑好幾個來回,餓了啃一口面包,渴了喝一口涼水。”用楊克曾經的話說就是他們是本著“四皮精神”,即厚著臉皮、硬著頭皮、磨破嘴皮、跑破腳皮,籌集到這些資金的。幫助貧困兒童上學是他退休后生活工作的核心,雖然來回奔波很辛苦,過程也很艱難,但是楊克覺得一切都值得。

12歲的“紅小鬼”

在紅軍長征的隊伍中,有一個特殊的群體——“紅小鬼”。盡管有些人稚氣未脫,卻跟著部隊爬雪山、過草地,在跋涉中漸漸成長,在戰火中走向成熟,在本該是坐在課堂學習的少年時期譜寫出了一曲曲生命的壯歌。

1923年,楊克降生在陜西省子長縣一個貧農家庭。1935年,楊克參加紅軍,那年他12歲,在此前一年的時候他就已經是村里兒童團的團長了。

“1936年西安事變前,國民黨軍隊進攻瓦窯堡,上級決定緊急轉移。上級看我父親很機靈就交給了他一個任務:護送傷病員安全轉移。”楊克的兒子楊海防回憶道。正是憑借著當兒童團團長的“經驗”以及楊克自身的勇敢機智,還有對地形熟悉等優勢,他帶領24人的擔架隊,走羊腸小道,穿高山密林,餓了就吃野果子,渴了就喝點泉水。最終,經過五天五夜的艱苦跋涉,終于把12名傷員安全地送到了吳起鎮。為此,上級單位還授予他“模范看護員”的稱號。

楊克的一生經歷了很多的戰役,但是卻不怎么講給孩子們聽。在楊海防眼里,楊克是一個內斂又嚴厲的父親。“父親平時跟我們話不多,我們幾兄妹也怕他,他打仗的事情也沒有跟我們講太多,講也是講一些小事。”楊海防記得父親講過,楊克在十八九歲的時候曾經主動申請去條件艱苦的海南當兵,那是一個破舊的農場,楊克一度皮膚潰爛也忍著堅持著;他還記得,有一次在山西北部拉練,零下30℃的地方,楊克在自己的崗位愣是堅守了八九個小時,最后自己被凍傷也無怨無悔……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只是楊克已經記不清細節了。

雖然沒有見過戰場上的父親,但是從這些父親講過的細小的故事里,楊海防能感受到父親作為軍人的堅韌與擔當,而這些品質也深深的影響了楊海防和他的兄弟姐妹的人生。

楊海防的名字是有來由的。1952年,楊克隨部隊去了廈門,也正是這一年楊海防出生。“父親給我取這個名字就是希望國家海防建設強大的意思。”或許從一出生,從有了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起,楊海防的人生就跟軍隊產生了聯系。雖然楊克從來沒有要求過他一定要從軍,但當他提出要當兵的時候,楊克表現出了明顯地開心和少有的父親的“嘮叨”。

“父親親自把我送到了車站,之后也時常寫信叮囑我要安心服役。”也就是從那時候起,楊海防開始理解并感受到父親的愛和柔情。

22年后,楊海防轉業離開了部隊。楊克的另外四個子女也全都入了伍并且干到了退休。

楊克家中的陳列和設施很簡樸,偌大的房間里并沒有什么特別貴重的擺設,一如他曾經的名字那般“清亮”。墻上掛著的都是他曾經的照片,雖然都已經泛黃,但絲毫不影響他軍裝在身的英姿勃發。每張照片背后都有一段經歷,就讓那些英雄的過往靜靜地留在老人心里吧。

?

撰文/中國軍網記者 楊帆

攝影/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出品/中國軍網 騰訊新聞 中國人的一天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