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旗-2地空導彈:強弓長箭射天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方瀟澎 許秋雨 雷梓園責任編輯:楊帆
2019-10-25 06:45

在今年盛大的國慶閱兵式中,“紅旗”系列的多型導彈集體亮相。看著這些導彈威武的身形,無數國人為之歡呼雀躍,為之熱血沸騰。

自豪之余,也讓人不由想起紅旗-2地空導彈(下文簡稱“紅旗-2”)。作為我國研制的首款地空導彈,紅旗-2及其改進型的相繼問世標志著我國的防空導彈已經由單純的仿制走上自行研制的道路。50多年后,我們回望來路不難發現,正是因為有了紅旗-2的成功研制與不斷改型,此后一系列新型防空導彈的研制才有了堅實的技術與人才基礎,我國的萬里長空才有了不斷刷新與升級的鋼鐵屏障,得以保持和平與安寧。

如今,“紅旗”系列的防空導彈已經涵蓋了中遠程、中高空到近程超低空的火力范圍,形成了“紅旗漫天”之勢,成為我國防空力量的中流砥柱。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紅旗-2地空導彈:強弓長箭射天狼

■方瀟澎  許秋雨  雷梓園

制圖:陳靈進

在今年盛大的國慶閱兵式中,“紅旗”系列的多型導彈集體亮相。看著這些導彈威武的身形,無數國人為之歡呼雀躍,為之熱血沸騰。

自豪之余,也讓人不由想起紅旗-2地空導彈(下文簡稱“紅旗-2”)。作為我國研制的首款地空導彈,紅旗-2及其改進型的相繼問世標志著我國的防空導彈已經由單純的仿制走上自行研制的道路。50多年后,我們回望來路不難發現,正是因為有了紅旗-2的成功研制與不斷改型,此后一系列新型防空導彈的研制才有了堅實的技術與人才基礎,我國的萬里長空才有了不斷刷新與升級的鋼鐵屏障,得以保持和平與安寧。

如今,“紅旗”系列的防空導彈已經涵蓋了中遠程、中高空到近程超低空的火力范圍,形成了“紅旗漫天”之勢,成為我國防空力量的中流砥柱。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有一架碩大的飛機殘骸,那是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我軍擊落的U-2高空偵察機。殘骸的旁邊有標牌,標牌上有文字說明,提示參觀者這架飛機殘骸是由4架U-2高空偵察機殘骸拼起來的。

在U-2高空偵察機殘骸不遠的地方,靜靜地矗立著紅旗-2。作為曾經擊落U-2高空偵察機的“強弓”,此時的紅旗-2通體已被刷成銀白色,若不留心,很難在諸多展品之間發現它。但是,走近細看,就會發現它仍然保持著一種凌厲之勢,猶如時刻就會騰空而起。

如今,作為功勛兵器之一的紅旗-2更像一個功成身退的老兵,精神矍鑠卻悄然無聲。如果人們不去細細探問,很難知道它也曾經一飛沖天、建功蒼穹。

名副其實的“高端”趕考

紅旗-2的前身是紅旗-1,而紅旗-1則是蘇聯S-75地空導彈的仿制產品。

作為蘇聯第一代實用化的防空導彈系統,S-75地空導彈由拉沃契金設計局和“金剛石”中央設計局聯合研制,最初目的是為了防范攜帶核彈的美英戰略轟炸機對蘇聯主要城市實施核打擊。

從研制時間上看,這型導彈從1953年11月開始研制到1957年12月通過技術驗收,前后用了4年多時間。如果不是蘇聯前期研制的S-25防空導彈系統為其提供了大量鋪墊與經驗教訓,S-75地空導彈的研制時間可能還會更長。

從研發的背景到初衷,從研發所用時間到研發者,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S-75地空導彈系統當時都屬于高技術含量的高端兵器。

此后的戰績也證實了這型防空導彈的性能與威力。從1958年起裝備蘇聯國土防空軍后,1960年5月蘇軍就用它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附近擊落U-2高空偵察機。

而研制紅旗-2則是要在這樣的高起點上再進一步,通過自主研發,賦予紅旗-1先前所不具有的抗干擾等多種能力。

顯然,這是一場名副其實的“高端”趕考,而且是一場迫在眉睫的趕考。

當時,在我英勇的防空部隊官兵接連擊落美蔣U-2高空偵察機之后,對手采用了新改進的機載電子預警系統,該系統能在飛機被導彈鎖定后指令干擾機自動發射干擾信號,成功躲開導彈攻擊。

如何使地空導彈重獲高空摧毀U-2偵察機的能力?成了當時擺在我國導彈研發人員面前重大而緊迫的問題。

不用去贅述研發紅旗-2時我國研發人員所面臨的重重困難。只要明白一點:研制紅旗-2,是要對紅旗-1和S-75地空導彈暴露出來的問題有針對性地加以改進,就可以知道其難度。

以解決導彈抗干擾問題為例,研究人員夜以繼日地分析試驗。針對敵機預警系統發出的干擾信號比真實回波信號滯后0.3個微秒的特點,他們設計出一個“去偽存真”的電路,這個電路可以濾掉干擾信號,留下真正的敵機信號。隨即,該電路被成功加入紅旗-2武器系統中。而像這樣的問題,在研發紅旗-2的過程中,技術人員在性能上做了21項改進。

從1965年開始研制,到1967年6月定型。兩年多時間里,我國技術人員完成了一次大考。自主研制的紅旗-2不僅繼承了紅旗-1射程遠、攔截空域大、殺傷威力強的優點,而且大大提高了抗干擾能力,綜合性能得到很大提升。

用自己的“竹竿”捅下飛機

回看過去那段歷史,人們細心分析就會對先輩們更加充滿敬意。1958年我國引進了5套S-75地空導彈和62枚導彈。1959年10月7日,地導2營就首開紀錄,擊落竄犯的敵RB-57D高空偵察機。至1965年1月,防空部隊的官兵先后4次擊落入侵的U-2高空偵察機及數架無人駕駛飛機。從列裝到形成戰斗力,時間之短讓世界震驚!

如此機智英勇、戰力驚人的部隊官兵,換裝紅旗-2后能否再立功勛、續寫傳奇?這既是對英雄的防空部隊官兵的挑戰,也是對紅旗-2真實戰力的檢驗。

與紅旗-1相比,紅旗-2增加了燃料艙容量,加大了前翼面積,增加了射高與射程,還有針對性地加裝了“28號反干擾電路”。作為一種用液體燃料提供動力的導彈,它的最大射程達到35公里,最大射高為27公里,發射準備時間仍然較長。

關鍵的一戰很快到來。1967年9月8日上午,我軍雷達偵測到,敵U-2高空偵察機從江蘇啟東入陸,經金山飛往杭州灣方向。而此時,距離紅旗-2的定型時間只有兩三個月。

地空導彈14營的6發導彈接電同步做好發射準備后,帶有干擾機的U-2高空偵察機卻避開導彈火力范圍,擦邊飛向杭州灣。但就在解除接電指令下達僅半分鐘后,敵機突然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再次直飛嘉興。

當敵機距地導14營陣地35公里時,指揮員立刻下令打開制導雷達。敵機見勢不妙,立即施放干擾,向左側大坡度逃跑。我雷達操縱員打開反干擾雷達,保證了正常跟蹤,同時連續發射3發導彈。一分鐘后,第二發導彈一舉命中目標,敵上尉飛行員黃榮北斃命于座艙內。

我國再次擊落U-2高空偵察機的消息震驚了世界,而研發該型導彈的技術人員和使用該型導彈的防空部隊官兵更是欣喜異常。在此之前,防空部隊官兵用S-75地空導彈擊落U-2高空偵察機時,時任外交部部長陳毅元帥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戲稱,U-2高空偵察機是“用竹竿捅下來的”。那么這次,則是英勇的官兵用我們自己的“竹竿”捅下了這架號稱世界最先進的高空偵察機。

當時的人們不會知道,這根“竹竿”背后,隱藏著多少科技人員夜以繼日的嘔心瀝血。簡單的一個“捅”字,又不知凝聚著多少人的智慧與汗水。

如果沒有錢文極、陳懷瑾、吳大觀等老一輩科學家的艱辛努力、傾心付出,就不會有紅旗-2的誕生。如果沒有我雷達部隊等部門的通力協作,沒有我軍官兵創造的“彈炮結合、協同作戰,動靜結合、機動殲敵,巧妙示形、以假隱真,疏散配置、集中使用”等戰術戰法,也不可能擊落U-2高空偵察機。

到上世紀60年代末,我國具備了批量生產紅旗-2的能力,年產量可裝備25個營。

從一枝獨秀到蔚然成林

在北京昌平區大湯山腳下的航空博物館里,有一處模擬地空導彈陣地。這個陣地由紅旗-2和制導站組成,部分重現了紅旗-2當年在防空作戰中的場景。

而在今年9月本報刊登的《軍隊系統“最美奮斗者”建議人選及事跡簡介》中,筆者又看到了“岳振華”這個名字,這位中國首批組建的地空導彈營的首任營長,在國土防空作戰中,帶領部隊4次擊落美蔣高空偵察機。被國防部授予空軍戰斗英雄榮譽稱號,榮獲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

這些,都彰顯著一個事實:功臣永遠被銘記。

作為我國空軍的主力防空導彈,紅旗-2在長期服役過程中,一直在與敵航空兵器的斗智斗勇中不斷改進。最初它發展出以坦克底盤做載車的紅旗-2B以及使用卡車做載車的紅旗-2J,后來又推出了紅旗-2F、紅旗-2P和紅旗-2乙等型號。紅旗-2甲和紅旗-2乙先后參加了1984年和1999年的閱兵式。

每一次改進都意味著性能的提升,每一次改型都匯聚著新的戰力,每一次成功升級都使我國“高空籬笆”扎得更緊。

在此過程中,我防空官兵用紅旗-2又擊落過3架無人駕駛高空偵察機和1架米格-21戰斗機,在邊境自衛反擊作戰中也屢屢建功。

如今,隨著時代的變遷與技術的發展,早期的紅旗-2性能上已經難以適應現代作戰需要,開始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但是,老兵永不凋零。紅旗-2研制成功的意義在于,它邁出了我國自主研制防空導彈的關鍵一步,并通過不斷改型,攻克了難以勝數的科研難關,培養了一支年輕的、掌握地空導彈系統研制技術的人才隊伍,建起了完善的地空導彈生產體系,為我國自行研制新型防空導彈系統奠定了堅實基礎。

老兵雖老,但家族繁盛,“紅旗”仍然漫卷長空,這也許最能詮釋當年那些崢嶸歲月紅旗-2橫空出世的現實與歷史意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