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之后 摘帽不摘幫扶:在致富的路上越走越遠

來源:央視網責任編輯:楊帆
2019-10-26 13:09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顧家臺村所在的河北阜平縣屬于革命老區,是當年晉察冀邊區政府所在地,處于燕山-太行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脫貧之前,年人均收入不到千元。2012年12月底,習近平總書記在阜平考察期間,鼓勵干部群眾“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經過幾年的脫貧攻堅戰,2017年這里脫貧了。脫貧之后的村子如今怎么樣了,還有哪些待解的難題呢?

楊偉彥曾是阜平縣顧家臺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這幾年在村里承包大棚種香菇,讓她脫了貧。

楊偉彥所在的顧家臺村地處燕山-太行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九山半水半分田”是這里土地情況的真實寫照。脫貧之前,人均收入980元。為了脫貧,2013年,從來沒有過產業的顧家臺開始著手發展產業。

河北保定市阜平縣龍泉關鎮黨委書記劉俊亮說,因為沒有方向,他們搞了種植核桃、大棗,養牛、養羊這些事兒,也成立了一些合作社,但不規范,管理技術各方面都跟不上,最后全關門了。

幾次嘗試失敗后,村里開始意識到沒有技術不行,單打獨斗、家庭小作坊式的小產業對于沒有資金實力的農戶來說一旦失敗就是毀滅性的打擊。加上產業發展過程中,一些人盯上了扶貧這塊肥肉,讓脫貧工作難上加難。

2015年,村里請來省里的專家對顧家臺的情況進行了研究和分析,最終給顧家臺確定了山下發展食用菌種植、山上種植新型果樹、打造鄉村生態旅游的產業脫貧思路。在這個基礎上,村里引進了公司。

河北保定市阜平縣龍泉關鎮黨委書記劉俊亮說:“定了以后我們就開始土地流轉,過去地上沒錢變成錢了,這是一部分收入,再把勞動力解放出來他還可以干活,這兩項收入就完全可以把他脫貧問題能解決了。”

顧家臺在2017年年底率先脫了貧,脫貧時村里人均收入11200元,但當時產業才剛剛起步,能否持續還不可知。

顧家臺村的香菇產業由一家公司來打造,公司建好大棚租給農戶,農戶種好香菇把香菇按品質好壞分類,由公司統一收購進行銷售。

種香菇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掌握了技術才能掙到錢,可是開始的時候村里的農戶都不信,以為蘑菇越大賣的錢越多,開始種就有人賠了錢。

經歷過失敗,農戶們開始相信技術可以改變他們的生活。香菇公司為農戶配備的技術員每天和農戶在一起,隨叫隨到,這些人成了農戶最信任的人。

2018年3月,技術員們遇到了自己也解決不了的難題,他們發給農戶的菌棒出了問題。這個關鍵的問題不解決,公司的后續發展無從談起,如果公司發展不下去,脫貧戶就會面臨返貧的風險。

如何解決公司遇到的技術難題,阜平縣想了個辦法,在這樣的公司里創建農業創新驛站,驛站里匯集了來自河北農業大學的專家。

太行山農業創新驛站首席專家李明告訴記者:“這個公司的老板一見了我握著我的手說,李老師你得救救我,他說去年我菌棒污染,大概損失了有三四百萬元。我們整個分析了一遍,最后我們給的結論是我們的菌種退化問題。”

經過研究,專家團隊對企業的菌種配方和工藝進行了改良,最終解決了企業的技術難題。

農業創新驛站成立之初,只有提供種植技術的專家團隊,但如果只管種不管市場,就會越栽越賠,脫貧戶將再次面臨返貧的風險,為了保證企業穩定發展,從產前到餐桌各個鏈條的專家都參與進來,為企業長遠發展做規劃。

脫貧前,楊偉彥嘗試過參加合作社,自己折騰養殖,都以虧錢收尾,直到種上了香菇,這才有了穩定的收入,每年還能增收,她很看好這個產業。

農民脫貧后,如何讓他們實現穩定增收、可持續發展,需要政府、企業和驛站不斷探索和調整。

李明說:“阜平這個地方氣候條件、自然條件,除了適合長香菇,還比較適合長黑木耳,這兩年我們也做了引種的實驗,覺得也非常不錯,這個種類目前這幾年的市場,包括對未來幾年市場的分析,我們感覺還不錯。”

長短結合,多條腿走路,是顧家臺當時給自己定的產業模式,這樣可以減少返貧風險。山上種植新型果樹是當年專家給顧家臺村找的另一條脫貧路。今年果樹已經是第二年掛果,再過兩年就到盛果期,農戶又能多一份收入。

顧德泰和顧忠原來是村里的貧困戶,他們的土地流轉成了果園,就留在果園打工。可是看著新型蘋果樹長出來,他們的心里卻又開始打鼓了。

村民顧忠說:“這么丑,密度又挺高,這個樹又挺小的,那么大的樹收那么點蘋果,你這么小的樹能收多少?說實在的以前就在背后議論這事,弄不成,待不了幾年就垮了臺了。”

過了兩年,公司不僅沒垮臺,果樹還掛了果。

果子長出來了,農戶們很高興,可是這幾年周邊種蘋果的村子不少,賣的時候能賣上價錢嗎?顧德泰和顧忠又有了新的擔心。

河北保定市阜平縣某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侯振良說:“一定會有那一天。但是我們現在就已經把以后的風險基本上考慮到了,因為公司一個是延伸產業鏈條,保鮮,明年準備建一個三萬到五萬噸的冷庫,第二個是產品深加工。”

除了短期的務工和手工業,鄉村旅游是顧家臺的另一個長期發展的產業。現在,兩公里以外的駱駝灣鎮已經游人如織,顧家臺這兩年也建起了民宿小院。

2018年,顧家臺村的人均年收入為14791元,比2017年脫貧時增加了3591元,但村子基礎依然薄弱。

河北保定市阜平縣委書記劉靖說:“我們還是要進一步發展產業,通過我們太行山驛站這種形式,把科技扶貧全面地推廣下去,讓我們的專家、我們的基層技術員隊伍融入到產業當中,使產業能夠持續穩定發展,群眾持續受益。”

脫貧之后,為了防止返貧,阜平縣還建立了防止脫貧戶返貧的監測機制。

按照阜平縣的規定,各村每月要對脫貧戶的收入和支出進行了解,一旦發現有脫貧戶年收入接近5000元,就要被列為返貧監測戶每月走訪。

顧亮曾是村里的貧困戶,去年檢查出大病,勞動收入減少,村干部定期來他家了解情況。

這個月,顧家臺村共監測到5戶6人有返貧風險,村干部走訪后,并沒有發現有返貧現象。

如果真的有人面臨返貧,怎么辦?保定市阜平縣龍泉關鎮黨委書記劉俊亮說:“針對這些不同的情況采取不同措施,有些屬于大病救助,有些可以臨時救助,一些有勞動力的給他安排就業,辦法很多。”

習近平總書記在阜平考察時希望:大家擰成一股繩,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汗往一處流,一定要想方設法盡快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如今,期望變成了現實。怎么樣讓大家日子越過越好,在致富的路上越走越遠,就成了今后擺在大家面前的首要任務。這產業有了,技術也得跟得上;物質豐富了,思想也得上臺階,眼光也得放長遠。這應該是顧家臺這樣的村子脫貧之后想得更多,抓得更多的。穩定脫貧,持續發展,仍需努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