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軍隊系統全國道德模范程開甲寫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潘 娣責任編輯:楊帆
2019-10-26 06:29

“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國緊緊地聯系在一起。”這是程開甲百歲生日時所說的一句話,也是他用一生踐行的人生準則。他將全部心血和才智傾注在為國家構筑核盾牌上,是忠誠奉獻、科學報國的典范楷模。

程開甲,中國科學院院士,物理學家,1918年8月出生于江蘇吳江,生前系北京衛戍區某退休干部休養所退休干部。他是我國核武器事業的開拓者之一,我國核試驗科學技術體系的創建者之一。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軍隊系統全國道德模范程開甲寫真

■解放軍報記者 潘 娣

“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和祖國緊緊地聯系在一起。”這是程開甲百歲生日時所說的一句話,也是他用一生踐行的人生準則。他將全部心血和才智傾注在為國家構筑核盾牌上,是忠誠奉獻、科學報國的典范楷模。

程開甲,中國科學院院士,物理學家,1918年8月出生于江蘇吳江,生前系北京衛戍區某退休干部休養所退休干部。他是我國核武器事業的開拓者之一,我國核試驗科學技術體系的創建者之一。

13歲那年,他成為浙江嘉興秀州中學的一名學生。入學才幾天,日本就悍然發動“九一八”事變。侵略者燒殺搶掠的行徑深深刺痛了這位熱血青年。

1937年,程開甲考取浙江大學物理系公費生,在這里接受了束星北、王淦昌、陳建功和蘇步青4位教授的教誨。從那時起,他立志“科學救國”。

1946年,這個吳江青年遠渡重洋,求學英國,師從著名物理學家波恩。舊中國的孱弱,讓身在異國他鄉的他備受歧視。新中國的成立,讓他看到了中華民族騰飛的希望。

1950年,程開甲婉拒導師挽留,毅然回到當時一窮二白的祖國,先后任教浙江大學、南京大學10年,期間撰寫了我國第一部《固體物理學》。

1960年,他被一紙命令抽調至北京,從此淡出公眾視野。

3年后,程開甲第一次來到羅布泊。自此,他在這片“死亡之海”潛心開始中國核武器研究和核試驗事業。

每次核試驗任務,程開甲都會到最艱苦、最危險的一線去檢查指導技術工作,多次進入地下核試驗爆后現場,爬進測試廊道、測試間,甚至最危險的爆心。

程開甲常說,科學精神最重要的就是創新,敢于攀登那些前人少有涉及的領域。他提出許多富有創造性、前瞻性的重要學術思想和技術論斷,解決了一系列關鍵技術難題。他參與主持首次原子彈、氫彈試驗,以及兩彈結合飛行試驗等在內的30多次核試驗,帶領團隊利用歷次核試驗積累的數據,對核爆炸現象、規律及核武器效應與防護等進行了深入研究,帶領科技人員建立發展了中國的核爆炸理論,為建立中國特色核試驗科學技術體系作出杰出貢獻。

“我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國家強起來,國防強起來。”懷著這赤子之心,程開甲對起草的每份文件報告反復推敲,不放過科研試驗中的每個隱患,熱心培養和提攜后人。50多年來,程開甲創建的研究所及其所在的基地,已經走出10位院士。面對黨和國家給予的最高榮譽,他始終保持淡泊心態。他常說:“我只是代表,功勞是大家的。”

2018年11月17日,101歲的程開甲走完最后的人生路。

2019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這位“兩彈一星”元勛被授予“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

為祖國作出重大貢獻的科學家,祖國和人民是不會忘記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