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戰之地,知戰之日,則可千里而會戰

孫臏減灶誘敵與劉伯承七亙村重疊設伏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姜 銳 韓京鋼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10-24 14:54

孫臏減灶之計,成功誘使龐涓進入伏擊圈

原 典

《百戰奇略》知戰篇原文為:凡興兵伐敵,所戰之地,必預知之;師至之日,能使敵人如期而來,與戰則勝。知戰地,知戰日,則所備者專,所守者固。法(《孫子兵法·虛實篇》)曰:“知戰之地,知戰之日,則可千里而會戰。”

知戰篇指出,凡要出兵討伐敵人,對于作戰地點,必須預先料知明確。部隊到達作戰地點后,如能調動敵人如期到來,便能取勝。事先知道作戰地點和時間,那么備戰待敵就能充分專注,堅守防御就能牢固有力。正如兵法所言:“能夠預知作戰具體時間和地點,即使相距千里也可同敵人交戰。”

戰 例

知戰篇所附戰例為齊魏馬陵之戰。公元前341年,魏國聯合趙國進攻韓國,韓國向齊國求援。齊國派田忌率軍援韓,直趨魏都大梁城,魏將龐涓得知后,率軍撤離韓國回奔魏國。齊國軍師孫臏抓住魏軍輕敵的弱點,因勢利導,在魏軍必經之路上設置伏兵,通過減少鍋灶偽裝兵力下降,誘敵深入,龐涓果然中計。孫臏計算龐涓的行程,料定他天黑時應當進至馬陵,便刮掉一棵樹干表皮,寫下“龐涓死于此樹之下”8個大字,周圍伏以萬名弓箭手。龐涓行至馬陵,燃火看樹上字時,齊軍萬箭齊射,魏軍大亂,龐涓兵敗馬陵,愧而自刎。

1937年10月,第129師師長劉伯承率部隊進抵山西平定地區,為配合娘子關國民黨軍作戰,劉伯承計劃在七亙村進行伏擊作戰,鉗制日軍迂回進攻,阻敵沿正太鐵路向西進犯。七亙村是日軍運送軍需物資的必經之地,劉伯承在3天之內兩次成功在該地伏擊日軍,以傷亡30余人的代價,殲滅日軍400余人,創造了“重疊設伏”的奇跡。

計謀分析

知戰篇旨在闡述預先掌握作戰地區和時間的重要性。歷史經驗表明,善借地利、巧擇時機,先敵一步展開籌劃部署,有利于贏得對敵作戰的勝利。

善于料敵搶占先機。料敵于先歷來是兵家制勝前提。古今中外善施奇謀的高手,無一不是把對手看清摸透,先謀而后動。預先判斷出敵人動向,在戰場上就能牽著對手的鼻子走。馬陵之戰,孫臏根據魏軍實力雄厚,看不起齊國,魏軍主將龐涓驕傲輕敵、求戰心切的特點,定下減灶誘敵、設伏聚殲的作戰方針。孫臏通過逐步減少鍋灶數量,使魏軍誤以為齊兵逃跑日增,令其更加堅信齊軍怯戰,進而促使魏軍愈發輕敵冒進,孫臏就這樣一步步地誘敵上鉤,把魏軍引向早已準備好的陷阱中。同樣,在長征四渡赤水之戰中,毛澤東指揮紅軍,一渡赤水“避敵”,二渡赤水“殲敵”,三渡赤水“誘敵”,四渡赤水“甩敵”。對此,美國傳記作家哈里森·索爾茲伯里詼諧地寫道,毛澤東牢牢把握住了國民黨軍隊作戰的思維,后者像巴甫洛夫訓練出來的習慣于條件反射的狗一樣,毛澤東要它怎么樣,它便怎么樣。

善于“知地”巧妙設伏。兵憑地而雄,地憑兵而固。“不知戰地而求勝者,未之有也。”地形在作戰籌劃中異常重要,特別是對于需要預設戰場的伏擊戰而言,能否“知戰之地”并因“地”施策,體現出戰場指揮員的指揮藝術。七亙村伏擊戰前,劉伯承在認真查看地形后判斷:日軍為控制正太路南的平行大道,必然加緊從井陘至平定的小路運糧,而七亙村是此路必經之地。七亙村位于太行山中段,素有“龍虎環抱”之稱,是屯兵設卡之要沖。劉伯承實地勘察后認為,七亙村東西兩邊的大道都是一面山、一面河,為上有高山,下有河溝的隘路,便于我軍展開行動,遂決定在此設伏。首次伏擊得勝后,按慣性思維應立即撤離,劉伯承卻認為日軍雖遭伏擊,但平定之敵急需作戰物資,七亙村仍是他們前運后送的必經之路。同時,日軍指揮官熟悉我國古代兵法,深知“戰勝不復”的道理,必然以為我軍不可能在同一地點再次設伏。基于以上分析,劉伯承決心反常用兵,在七亙村第二次成功組織伏擊。

善于“擇時”主動出擊。“知戰之日”的前提是精于計算。兵法曰:“多算勝,少算不勝。”孫臏根據敵進己退的行程時間,計算出魏軍“暮當至馬陵”,于是預先選擇有利地形埋伏重兵,從而在預定地點和時間,打了一個漂亮的伏擊戰。值得注意的是,傳統伏擊戰的本質是以靜制動,伏擊地區通常選擇“兩山夾一川,道路有轉彎”的有利地形。但在現代戰場上,這種“守株待兔”式的伏擊方式已經不適應戰場客觀環境。由于強敵擁有全縱深、立體化、實時化的偵察監視系統,使戰場呈現出單向透明,在這種情況下,較大規模伏擊部隊不被發現幾乎是不可能的。傳統的地利之優勢在現代戰場上的作用逐漸降低,而時間要素的作用更加凸顯,這就要求指揮員不僅要“知戰之日”,更要能做到“自主擇時”。要能夠運用各型偵察、預警裝備實時掌握戰場態勢,提前籌劃作戰行動,自行確定交戰時間,靈活選擇打擊時機,在敵意想不到的時間和地點,實施突然襲擊,令敵猝不及防,以此獲得戰場主動權進而贏得勝利。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