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站站長送給女兒的特殊禮物:繪出自己在高原上的“家”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高立英 趙永峰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10-10 08:48

甜水海,其實沒有海。不只沒有海,過去僅有的一小片湖也早已完全干涸。這座地處青藏線無人區腹地的兵站,是我軍海拔最高、氣候最惡劣、條件最艱苦的兵站之一。直到現在,吃水問題仍是甜水海兵站官兵最頭疼的事情——所有生活用水和其他補給物資,都要從幾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外運來。

陳偉到甜水海兵站6年來,第一次沒能和戰士們一起過中秋。千里之外的他,多么盼望能在月圓之夜和戰士們圍坐一起吃月餅。

掛了戰友的電話,陳偉摁下手機微信的視頻通話鍵。幾千公里外巴蜀小城家中,妻子和女兒的笑臉出現在屏幕中。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中秋節,甜水海兵站站長陳偉為女兒芮芮送上特殊禮物——

“看,這是爸爸在昆侖山上的家”

■解放軍報記者 高立英 通訊員 趙永峰

“月餅送到站里沒有?”跨上營房門口的第34個臺階時,中士喻偉接到出差在外的站長陳偉打來的電話,語氣略顯焦急。

“還沒呢,最快要明天中午才到。”

9月12日晚10點,鑲嵌在喀喇昆侖高原深處的甜水海,方才入夜。遲來的一片星光灑落在海拔5080米的兵站營院。

甜水海,其實沒有海。不只沒有海,過去僅有的一小片湖也早已完全干涸。這座地處青藏線無人區腹地的兵站,是我軍海拔最高、氣候最惡劣、條件最艱苦的兵站之一。直到現在,吃水問題仍是甜水海兵站官兵最頭疼的事情——所有生活用水和其他補給物資,都要從幾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外運來。

陳偉到甜水海兵站6年來,第一次沒能和戰士們一起過中秋。千里之外的他,多么盼望能在月圓之夜和戰士們圍坐一起吃月餅。

掛了戰友的電話,陳偉摁下手機微信的視頻通話鍵。幾千公里外巴蜀小城家中,妻子和女兒的笑臉出現在屏幕中。

視頻連線。喻 偉攝

陳偉趕忙將鏡頭對準手中畫:“芮芮,你看,這是爸爸在昆侖山上的家!送給你!”這幅彩鉛畫,他半小時前才抽空畫完最后一筆。兩歲的女兒突然睜大了已有睡意的眼睛,伸手向媽媽的手機屏幕抓去。

這是陳偉第一次拿起畫筆,為家人繪出自己在高原上的“家”。畫紙上,一輪明月穿云而出,盈盈清輝灑滿昆侖雪山腳下那個小小營院。

一個多月前,在成都機場,妻子余亞娟牽著7歲的兒子、抱著2歲的女兒,揮手送走丈夫。因惦記兵站,探親假還沒休完,陳偉就急著回甜水海。頭痛、胸悶、惡心、嘔吐、呼吸困難……重回昆侖山,陳偉不得不重新適應曾無數次折磨他的嚴重高原反應。

再次邁入營院,陳偉的眼睛亮了——院子里的墻壁上,多出一片彩色的軍旅漫畫。這抹跳躍的色彩,讓這所地處荒涼苦寒高原的營院一下子鮮活起來。

陳偉詢問得知,幾天前,新疆軍區葉城大站幼兒園年輕的女老師柴潔和同事帶著畫筆和顏料來到甜水海兵站,花了整整4天時間,為甜水海兵站的院墻留下了12幅一米見方的漫畫。

“這里到處光禿禿的,畫上彩色漫畫,更有家的感覺。”陳偉能想象出,她們在墻上作畫時,兵站里熱鬧的情形。

20年前,還在上中學的陳偉就喜歡畫畫,夢想著長大能成為畫家。而今,他已經是一名戍守在昆侖高原的軍人,與戰友忙著為往來的官兵提供熱飯暖屋,盡心盡力把新藏線上這個高海拔、環境艱苦的兵站變成一個溫暖的家。

墻上那些跳躍的色彩和線條深深觸動了陳偉,他萌發了將甜水海兵站畫出來送給孩子的念頭,于是重新拾起畫筆……

精心繪畫。喻 偉攝

手機屏幕里,妻子和女兒笑得那么甜蜜。陳偉此時還不知道,生病發燒的兒子,剛剛被姥爺送到醫院急診。

昆侖之巔,甜水海夜色漸濃,一輪明月破云而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