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豆腐腦,加上一大勺白砂糖,就是姥爺對我濃濃的愛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貝貝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10-14 08:56

甜甜的愛

■李貝貝

從姥爺家出門右拐,步行大約10分鐘,有一家早餐店。早餐店的店面不大,開了很多年,姥爺經常去光顧。他常點的是一碗豆腐腦,放一大勺白糖。后來,姥爺因為生病,腿腳不似從前利索,原本10分鐘的路程,他要一點一點拄著拐杖慢慢走,花40分鐘的時間才能喝上一碗熱騰騰的豆腐腦。媽媽曾提出用餐盒把豆腐腦給姥爺帶回來,被姥爺拒絕。我知道姥爺的“秘密”,家里人老是勸他少吃糖,可他總是悄悄告訴我:“喝豆腐腦得加糖才好喝,要加上一大勺。”

聽媽媽說,2012年我參軍入伍,可把姥爺高興壞了。逢人便說:“我外孫女,是女兵,可優秀著呢!”姥爺一直有軍人情結,在他的眼里,穿上軍裝,無比光榮。家里參軍的人不少,誰哪一年參軍、哪一年立功受獎,姥爺都記得清清楚楚。我是家里唯一一個女兵,姥爺對我多一些偏愛。他常說:“姥爺心疼你,知道部隊是鍛煉人的地方,咱要吃得了苦,埋下身子,踏實干。”他的話,我牢牢地記在了心里。

2015年我第一次休假回家過年。初二一大早,我去給姥爺拜年。“你今天怎么沒穿軍裝過來啊?姥爺還沒看過你穿軍裝呢。”我拗不過姥爺,只好急匆匆跑回家換上軍裝。姥爺見到穿上軍裝的我回來,滿是皺紋的臉上樂開了花:“穿軍裝就是精神,好看。”

2017年,我休假回家。到家的第二天,姥爺一大早就過來敲門。他大聲說著:“你們還沒吃早飯吧,快,趁熱喝豆腐腦。”我喝到最后,看見碗底還留著一層沒化開的白砂糖,雖然絲絲甜意留于唇邊,心里卻五味雜陳。姥爺年齡大了,走得很慢,他一定是起了個大早,頂著寒風去買的豆腐腦。

后來我才知道,那年姥爺因為肺病,住了兩周的醫院。再加上姥爺本身有高血壓,之后身體就大不如從前。第二年年底,我還沒來得及告訴姥爺,要回家陪他過年,陪他去喝豆腐腦,他就永遠離開了我。那年,我代表單位參加南部戰區陸軍知識競賽并獲得冠軍,并于年底榮立了個人三等功。鑼鼓聲中喜報送到家里,氣氛異常熱鬧。我的眼睛酸酸的,在心里不停地想:“要是姥爺能看到,他肯定會大聲地說,看我外孫女,可優秀著呢!”

回單位的前一天,我穿上軍裝,戴好軍帽,去了姥爺經常去的那家早餐店。我點了兩碗豆腐腦,加了一大勺白糖,覺得不夠,又加了一勺。大口大口地吃著豆腐腦,我感覺自己早已淚眼模糊,往日的畫面清晰地浮現在眼前:80多歲的姥爺一大早就起床,拄著拐杖,花上40分鐘的時間走到店里,慢慢悠悠地坐下來:“老板,一碗豆腐腦,加一大勺糖。”

無論何時何地,吃上一碗豆腐腦,再加上一大勺白砂糖,我知道,自己就能清晰地記得那份甜甜的、濃濃的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