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娃諾言的伙伴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谷永敏 徐 楊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10-14 09:10

諾言的伙伴

■谷永敏 徐 楊

看到女兒諾言把養著的泥鰍放歸小溪,陸軍某工程維護團四級軍士長張發欣慰地笑了。

說起這些泥鰍,張發不免有些心酸。一次巡邏,張發在小溪里捉了一條泥鰍送給諾言。看到泥鰍活蹦亂跳的樣子,諾言的眼睛里寫滿好奇。從那時起,泥鰍成了諾言在大山里為數不多的“玩伴”。

張發一家守護這座哨所已有9個年頭。9年前,張發和妻子董曉麗結婚后不久,兩人就走進了這片大山,成了這座哨所和大山的守護者。

哨所有些偏遠,去最近的村子要走上大半個小時。一面國旗、一條小道、一座營房,便是這個家的全部。

張發夫婦進山后的第3年,女兒諾言出生了,她猶如張開雙翅的百靈鳥,翩翩飛入這寂靜的山林。嬰兒的啼哭聲為大山注入了一絲喧囂,張發說:“大山活起來了,有聲音了。”

保養設備、防火巡邏……守山護哨的工作周而復始,巡邏是每天必須完成的工作。每次巡邏回來,張發喜歡用自己的臉蹭蹭諾言的小臉蛋兒,看著諾言“咯咯”笑,張發心里也樂開了花。

大山的孤寂如影隨形,對成年人如此,對孩童更是如此。張發巡邏回來的路上,有條小溪產泥鰍,他就時不時抓一條給諾言。原本是想給諾言緩解下孤單,可是看到諾言整天圍著泥鰍轉,張發和妻子又有點著急,甚至想趁著女兒不注意,把泥鰍扔掉。可是扔了又怎樣呢?也只能給諾言增添一份孤獨。

那些帶回來的泥鰍,拇指粗細,通體發黃帶黑斑。之前諾言覺得裝泥鰍的瓶子太小,張發又用5升的大瓶子重新給泥鰍做了個“新家”,看到泥鰍游得更歡快了,諾言的笑容也多了。

哨所的日子安靜卻不平淡。有一年,一場特大洪水襲擾了哨所所在山區。屋外下著瓢潑大雨,雨水順著屋檐流淌下來,不一會兒就聚集到小腿處。張發疏浚了哨所周圍的排洪溝后,便立即動身前往地方救災,妻子和諾言在斷水斷電、沒有信號的哨所里等待他回家。

那天,諾言抱著養泥鰍的瓶子嚎啕大哭。張發安慰道:“別害怕,先讓小泥鰍陪你會兒,爸爸很快就能回來。”聽到爸爸的話,諾言抹了抹眼淚不哭了,看著爸爸的身影消失在雨中。

諾言一天天長大,張發心里又打起了鼓:怎么女兒只笑卻不常說話。村里有經驗的老人說:“娃兒見的人太少了。”自此,張發到哪兒都要帶著諾言。諾言走不動,張發便讓她騎在自己的肩膀上。小孩打鬧、老人拉呱,凡是有人有聲音的地方,張發都往前湊。走到人跡罕至的路上,張發一會兒給諾言講講山花,一會兒給諾言唱唱山歌,盡量給諾言創造語言環境。時間久了,原本內向的張發把自己的語言能力鍛煉上來了,還參加了團里組織的演講比賽。張發進步了,諾言開口也多了,村里的小朋友也遠道而來找諾言玩。

如今,諾言已經在縣城的寄宿學校上學,有了一群玩耍的小伙伴和和藹可親的老師,性格也更加開朗了。周末一到家,諾言就向張發講述學校發生的各種趣事,時不時跳一段學校學到的舞蹈。看到諾言笑得燦爛如花,張發心里寬慰了許多。

“現在還養小泥鰍嗎?”一天,張發摟著諾言問。

諾言一本正經地說:“老師說了,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小泥鰍還是在小溪里游得歡實!”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内蒙古快三1000期走势图